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实用技术>>>正文 实用技术

科学养殖:“皮毛小事”不小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2日 17:24 | 点击: | 来源:中国科学报  | 作者:卜叶

“一年365天没一天闲着,到了收获的季节却不知道收成如何。这几年全球的毛皮行业不景气,我周围的养殖场一夜之间甚至关门了100多家。现在能活着就不错了,但既然活着就要好好活下去。”军人出身的徐家宝果敢坚毅,但也不得不艰难地经营着哈尔滨高泰牧业有限公司。

近年来,众多国家纷纷响应动物福利号召,国际上皮草、皮毛制品的销量下降。加之,我国部分养殖场养殖方式粗放、优良品种匮乏等原因,使得毛皮养殖行业这次寒冬异常漫长。自2020年1月1日起,我国的饲料行业将全面进入禁抗时代,这一消息又让众多的养殖户绷紧了脆弱的神经。

“目前,我国的毛皮养殖行业处于关键时期,必须改变以往粗放的养殖方式,减少抗生素的使用,积极繁育新品种,实现高效、清洁、绿色养殖。”近日,在2019全国毛皮动物专业学术研讨会暨第十八届产业发展大会上,中国农业科学院特产研究所所长李光玉说。

禁抗不等于不使用抗生素

抗生素滥用导致一些病菌的药物敏感性大大降低,长期来看,皮毛动物面临无药可用的风险。当前,国内饲料行业进入禁抗倒计时,禁抗对于毛皮动物意味着什么?

李光玉表示,禁抗后短时期内,毛皮动物肠道性疾病发生率可能会提高,养殖人员可提前做好防护准备。

目前,已经研究得到许多种能够替代抗生素的产品,例如能够提高营养物质消化吸收的酶制剂、酸化剂;调节肠道微生物菌群结构的益生菌、益生素;提高肠道免疫功能的植物提取物、酵母衍生物,还有新型抗生素替代产品,如卵黄抗体、免疫球蛋白、噬菌体及其裂解酶、细菌致病力抑制剂等应有尽有。

李光玉表示,尽管目前的抗生素替代产品很多,但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产品可以完全替代抗生素。此外,替代品往往使用到一定量才有效果,成本较高。

李光玉强调,“禁抗”并不是要求整个饲养过程都不允许使用抗生素,用于疾病治疗还是有必要的。在欧盟兽用抗生素也可以使用,但需要医生开具处方,凭处方购买。

禁抗后要更注重营养

“病从口入”同样适用于动物。饲料能够影响动物免疫系统的发育、微生物平衡与代谢,并能直接干预致病因子,影响细胞修复等。

对此,哈尔滨高泰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徐家宝深有感触。“动物不会说话,喂啥吃啥。一把苞米面下水就当作饲料,成本下来了,但生病的概率却上去了。只有饲料质量有保证了,用药量才会下降。”徐家宝说。

李光玉表示,禁抗传递的一个重要信息是养殖场要改变原有饲养动物的方式,变粗放饲养为精细饲养,注重日粮营养,保障动物健康。

事实上,饲料营养成分的监测很难精准化。传统的饲料营养监测中,养殖人员拿着一张营养成分表对照判断饲料情况,具有很大的主观性和不确定性。中国农业科学研究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畜牧信息中心主任熊本海表示,科研人员不仅要提供饲料的营养数据,更应该通过构建数据库、建模型等方式,准确评定饲料原料的营养价值,精确评估动物营养需要量、限制营养过剩或不足。

“现阶段,养殖场可把控饲料来源,注重储存方式,防止霉菌毒素等的污染。如果有条件可根据动物的不同生长阶段优化调整饲料配方,选择发酵饲料或改进原料深加工和饲料加工工艺,降低饲料中抗营养因子。”

熊本海建议。

李光玉强调,搞养殖不要省“肚子里的钱”,注重饲料营养的实质是将“养大于治、防大于治”的观念普及到养殖场中,归根结底是为了提质增效降本。

守好环境关卡

“每年到这个时间,养殖场的动物总要病一次,每次病还一样。”

这样的疑问中国农业科学院特产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晓旭都不记得听过多少次。每次王晓旭都会问问养殖场内外的环境情况,一问之下,就知道多半又是环境的问题。

提起养殖环境,王晓旭最难忘的是前往河北一家皮毛动物养殖场采样的经历。

“养殖场的地上泥泞一片,粪便混合着雨水,这样的环境为致病菌提供了温床。长期的观察下,我们发现动物生病与环境密切相关。”王晓旭说。

怎样为毛皮动物提供一个舒心的生长环境呢?研究人员没少花心思。

为了省时省力且高效完成环境监测与维护,保障动物生活环境洁净卫生,熊本海将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引入养殖场,研发出物联网感应器,实现了对环境的精准控制。

此外,动物的体温等信息也能提示多种疾病,如果能提前感应到动物体温的异常,就能在疾病初期控制疾病,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熊本海介绍,其所在的团队已经研发出家畜电子标识技术与健康感知技术,基于此设计出动物耳标。其中,外挂式耳标的精度达到0.3摄氏度,植入式耳标的精度达到0.1~0.2摄氏度,并且数据能直接传输到客户端,实现了家畜电子耳标的国产化、低成本及产业化。

王晓旭表示,干净卫生的养殖环境、远离致病源的地理位置不仅降低了动物患病的概率,还大大降低了人畜共患病发生的可能。

改变观念 加强育种

为了深耕养殖事业,徐家宝时不时去国外走走,参观学习。久而久之,他发现,同样的狐狸,国内品种的个头却小一大圈,拿他的话说就是很“秀气”。

打起国外优质品种主意的徐家宝却吃了一口闭门羹。2018年,芬兰宣布限制向中国出口种狐。这造成国内高档毛皮的进口所占比例居高不下。

业内专家表示,品种对畜牧业的贡献率将超过50%,但我国毛皮动物存在品种落后现象,水貂、蓝狐尤其明显。

中国畜牧业协会毛皮动物分会会长杨福合介绍,动物育种周期长,一般长达二三十年;并且需要大型养殖场的支持;费用也很高昂,可达几千万甚至上亿元。以前我国毛皮产业的基础薄弱,主要靠引种解决优良品种缺乏的问题,品种退化后继续引种,没有形成良好的育种氛围。

“相较于育种技术、人才等问题,困扰我国毛皮动物育种的是观念问题,需要改变完全依赖进口的想法,重新重视育种工作。育种需要几代人不间断的攻关,持续投入尤为重要。”杨福合说。

上一条:水稻为啥如此多样? 下一条:牧草种子收获、清选及贮藏

关闭

MORE 新闻信息NEWS
MORE 通知公告ANNOUNCEMENT